网站首页 > 社会 > 18岁少女筹款换肾 称患尿毒症后遭遗弃 获得政府和医院救助

18岁少女筹款换肾 称患尿毒症后遭遗弃 获得政府和医院救助

2019-10-29 11:27:52 来源:六赢网 作者:网站编辑 阅读:4977次

母亲:我再也帮不了她了。

最近,四川达州女孩周某在网上寻求帮助,她说她在2018年发现尿毒症,因为她的母亲因为家庭负担不起而“断绝了与她的母女关系”。她向社会寻求帮助,并需要钱进行血液透析。这篇文章引起了网民的热烈讨论。有些人曾声称愿意为周某捐肾,甚至愿意娶她,但这种事再也没有出现过。周牟某的父亲曾经说过,他愿意帮女儿换肾,但这一切都过去了。她的母亲李某回应说,她在周某生病前后花了20多万元,现在欠了很多债。家里最小的儿子只有10岁,“不可能放弃小儿子来照顾她。”

现在,周某已经得到了政府和医院的帮助。周某某和四个病人一起住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商店里,和一位70岁的婆婆一起做饭。她发起了网上求助,希望筹集资金帮助她改变肾脏。

女孩发现患重病的亲戚支付医疗费来保护他们的生命。

10月10日,一篇题为“尿毒症女孩挣扎求生”的文章在网上流传。文章称,刚刚满18岁的周某因尿毒症而高消费。她家里的父母不关心也没钱治疗。目前,在医院的帮助下,她几乎无法通过血液透析维持生命。

在达州大川康桥医院,记者见到了周Moumou。周介绍说,他以前在其他省份工作过。2017年,首先检测到贫血,然后发现“肾功能不全”。2018年5月,周某的病情恶化。回到达州后,达州中心医院发现肾功能衰竭,需要血液透析。周Moumou说当时他不知道什么是血液透析,后来听说是尿毒症的治疗。

记者从周大嫂那里了解到,在亲戚的劝说下,她的母亲李让周去广州的一家医院接受治疗。但是因为治疗费用太高,这个家庭负担不起,李不愿意给女儿钱治疗。

周牟某选择再次回到家乡。周moumoumou说,她的大嫂和第二个妈妈因为她月经不调、贫血和晕厥,把她赶到附近的乡镇医院抢救。“我丢了4袋血来救我的命,当时我的第二个母亲支付了医疗费。”周嫂子说。

医院为她准备了一张特殊的床。

长期在医院吃饭、生活和治疗。

2018年,周某走访了几家医院,但由于没钱,所有医院都无法进行血液透析。在牟林大川区康桥医院,医院领导之一在得知周某的家庭情况后,要求工作人员现场安排血液透析时间。

为了方便周的治疗,医院专门安排了一张床来解决她的生活问题。很长一段时间,周某都在医院里吃饭、生活和进行血液透析。因为他的父母一年到头都在外面工作,周某不知道他能享受当地的医疗政策。牟林带着周某回老家找村上和石头镇政府。了解情况后,石堤镇政府试图将周某纳入低保和大病医疗救助范畴。

“那时,她还不到18岁,需要监护人回来签字,但她的父母没有回来。”医院的杨主任说医院给李某打了电话,但没有接。上周他终于联系了牟某的父亲,但是对方说他想问问他的妻子,然后就没有消息了。

根据村干部的记忆,当第一次打电话给李牟牟,要求她回老家为周牟牟牟办理手续时,“她说她有个孩子,花了这么多钱在她身上(周牟牟牟),其他孩子呢?”之后,他不再接电话了。最后,他的二姐从其他省份回来申请政府医疗救助。

双方都说

母亲:“停止关心她”已经花了20多万元

周大嫂介绍说,李和他的妻子有一个困难的家庭,他们的房子倒塌了,他们在外面工作了很多年。周牟某的父亲在工地上打零工,每天工资超过100元,而李牟某一月在工厂工作,工资超过2000元。

周家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周moumoumou是第三个女儿,姐姐结婚了,二姐姐在工作,还有一个弟弟。亲戚们说,夫妇俩外出工作后,他们把周某交给婆婆照顾,只给了她一些生活费。后来,她生了一个小儿子,两人很少回老家。

周大嫂说,2017年周回到达州接受治疗后,她就没有地方住了。每次她回到家乡,她都会在自己家里呆几天,然后再在第二个妈妈家呆几天。因此,她和李吵了一架:“她叫我带她女儿去抚养。”

2018年5月,母亲和女儿再次就医疗费用发生纠纷。周欣和李欣断绝了母女关系,他们被微信分开了。

10月11日,记者联系了李某。她说,2016年周某在苏州发现自己的病情后,“连续几年,我每年都要花费数万美元。”前后她花了大约20万元。她说现在她欠了很多债,再也没有办法管理周某了。

李某告诉记者,她和丈夫在家外面做兼职。他们没有文化和家庭背景。在家抚养四个孩子不容易。关于微信在断绝母女关系中的作用,李某说,这是因为周某每天都向她要钱,“我只要工作赚钱就行了。我在哪里能找到钱?”

李某说她的女儿可以起诉她。她并不害怕,因为她不欠任何人,也不做任何违法的事情。

女儿:我希望公益事业能为肾移植筹集资金,并在婚后转移我的账户。

石堤镇尹市长表示,由于周某的特殊个人情况,镇政府将周某纳入最低生活保障范畴,并在2018年享受政府1万元的医疗救助。此外,政府还推出了两项在线捐赠,一项超过1万元,另一项数千元。现在周可以每月领取330元的最低生活保障。"如果仍有需要,我们将再次捐款帮助她度过难关。"

记者了解到,周某享受最低生活保障后,约75%的医疗费用可以报销。在生活费用方面,医院也帮助解决了一些问题。

现在,周某某已经发起了网上呼吁,希望筹集资金帮助他改变肾脏。目标金额为75万元,包括换肾和后期继续治疗的费用。“我将在20岁时更换肾脏并结婚。我会从我的户口簿上转账。”

记者看到,截至10月13日20: 00,周moumou已收到腾讯公益捐款18万多元。然而,公共福利机构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一数额远远不够。“肾脏来源也是一个大问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找到匹配。”

在了解了周欣的经历后,一些人站出来说他们愿意为周欣捐肾并娶她,但是他们再也没有出现过。周moumoumou的父亲说他愿意帮助女儿进行肾移植,但是移植成功了。

现在,周moumoumou和他的四个病人一起住在剑桥医院附近的一个销售室,和一位70岁的婆婆一起做饭。

律师

口头上说“断绝母女关系”是无效的

父母有义务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提供帮助。

四川太丁律师事务所律师杜勇表示,母女“断绝母女关系”的直接口头声明没有法律效力。血缘关系的客观事实是存在的。从法律意义上说,两者不能断绝母女关系。

四川卓安律师事务所律师渐江表示,老年人及其子女的继承人作为家庭成员,在遇到巨大困难时都有义务给予帮助。这并不会因为口头上切断两者之间的母女关系而改变,而是应该符合伦理道德。

成都商报——红星记者张杨

(编辑:高红霞、罗宇)

相关新闻
小编推荐24小时本周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 sitar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六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