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社会 > 品读|三线建设的“清明上河图”——读舒德骑《云岭山中》

品读|三线建设的“清明上河图”——读舒德骑《云岭山中》

2019-10-31 13:28:16 来源:六赢网 作者:网站编辑 阅读:722次

文本/凸面

从1978年秋天到2001年春天,从16岁到39岁,我把我最好的23年青春献给了国家的三级航天工业。23年中有15年是在大巴山深处的“古力”度过的。因为这种经历和这种感觉,我在2014年写了长篇小说《三线》(The Third Line),今年又写了诗集《长命百岁——129位当代中国工匠的雕像》。不久前,我听到成都文联主任说他将在大邑举办一个关于“云岭”的研讨会。当我听说这本书是第三行的主题时,我同意一言不发地参加。他同意了,放下一切,读了这本55万字的小说,然后开车去了大邑研讨会现场。

《云岭中路》写于1969年秋,当时国防科学家吕振华一家离开长春,前往川西云岭中路三线建设。完成这项工作花了50年时间。在0658基地基础设施建设、竣工、科研投资、生产转移、项目终止、转移和搬迁,以及陆贾琮(吕振华的第二个儿子)学习、参与工作、出海、成立公司、开发基地场地的一系列故事的引发和发酵过程中,这部小说展现了三代三线人士的集体命运,其中包括吕振华和他的儿子、刘志文的秘书彭院长, 马韩明的总工程师郑广智、蓝欣和李晓伟,描绘了“奉献一生青春和一生子孙”的三线壮景和奉献精神。

具体来说,我认为舒德奇的《云岭中道》有几个特点:云岭中道利用众多人物的命运纠葛、影响和集合,再现三线建设的特点、历史和命运。这本书里有100多个名字。许多人物和事件的命运,即使是政策和时代也无法改变,都是由个人因素造成的,即个人机会和干预。所有这些都是中国传统贵族文化的起源——例如,副司令员彭云表的出现使刘志文和马韩明走出了“牛棚”,走在了第三条线上。另一个例子是,由于大老板高菲和绝望的贾琮的出现,他们得以致富,实现了新时期三代人的三线梦想。然而,由于其宏大的主题,重要的事件和众多的人物,小说最终有助于故事的完整性,但使人物的深度挖掘感到薄弱。

云岭中部约有一半的体积,主要分布在上半部,描述了0658基地的诞生和演变。我认为这是这本书最有力和有趣的部分。也许它的实用价值和历史价值比它的文学作品更大。由于作者的经历和通过个人经历获得的经验、经历和信息,也由于作者对第三梯队军事工业的热爱和激情以及他自己的文学成就,这部分可以作为“第三梯队史料”而存在。这部小说不仅具有国家乃至国际层面的时代背景,而且反映了三线建设的因果、过程、困难和希望。它还反映了工业科学技术课题的专业水平,例如,它规划了光电科学技术的研究和发展背景。也就是说,它拥有编年史的所有元素,但没有那些生动的细节和柔和的温度。然而,细节和温度恰恰是文学的杀手,也是我们的神被感动的地方。从这个角度来看,这部分是一部正在创作的非虚构作品。它可以像李任杰的“大浪”一样解读。小说中的人物、事件、时间和空间基本上可以坐在地上,接受空气,与存在保持一致。例如,书中的王氏地主庄园可以比作大城市中的刘氏地主庄园,而书中的王董卿实际上可以比作王春才。作者以生动的语言、故事和强烈的画面感完成了一幅面向三级军工行业的《清明上河图》。然而,另一部分,即较低的部分,已经失去了陌生感的优势,因为它主要是针对不同的社会条件和世界的各个方面,在相同风格的小说中或多或少有一席之地。

此外,《云岭中路》以时间序列为线性推进,以人物对话为主要叙事策略。在第三线军事工业的主线中,它不仅考虑了佛教、道教、寺庙、烧酒、猪头汤等地方特色和民俗,也没有回避对文化大革命、左派、腐败和黑恶势力的批判和反思。它还很好地处理了中央企业员工与当地农民之间的关系,佛教事务中“闲笔”的文化叙事不乏独创性。

(云灵山,舒德著,中国历史出版社,2019年10月)

[如果你有新闻线索,请向我们报告。一旦被收养,你将获得一笔费用。新闻微信关注:ihxdsb,新闻QQ: 3386405712]

相关新闻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 sitar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六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