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综合 > 副科级干部变身黑老大!交通执法局长与他的"黑色交通江湖"

副科级干部变身黑老大!交通执法局长与他的"黑色交通江湖"

2019-11-03 17:34:22 来源:六赢网 作者:网站编辑 阅读:3764次

交通执法总监及其“黑色交通江湖”

-广州市从化区交通领域黑色腐败案件调查

2014年5月的一天,一对夫妇跪在广州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里哭泣。

“队长,这次我们能少处罚点吗?对我们来说,开跑车挣钱不容易。我们还没有还清外债……”

中队长感到有点抱歉。这对夫妇借钱买了一辆泥卡车,来到从化搬运货物。他们不理解这里的“规则”。他们被执法局抓住,面临2万元的巨额罚款。

他给赖崇飞主任发了一条短信:赖主任,这次你为什么不让他们下车?

赖书记很快回答说:野鸡车必须严格处理。

在广州从化,卡车司机有句谚语:“如果你不怕天地,你就怕重型车辆穿越从化。”只要任何重型车辆不支付赖书记的“保护费”,它就是所谓的“野鸡车”。进入从化就像掉进屠宰场,拔掉所有的鸡毛,没有逃跑的机会。

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副科级干部赖崇飞,他是如何逐渐成为“黑色交通江湖”的“老大赖崇飞”,并几乎把整个从化交通系统变成了“黑社会”。

从化有一个奇怪的“父子”。“儿子”赖崇飞是交通执法局局长,“米歇尔·普拉蒂尼”钟济阳是交通局局长。

赖崇飞原本是从化市交通局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为了“获得成功”,过上富裕的生活,他通过贿赂等手段爬到了交通部主任钟济阳身边,成为钟济阳的“养子”,并如愿以偿地担任了交通执法局长。

起初,“父子”只是合谋积累财富。赖崇飞成为交通执法局局长后,他发现仅仅收取一些好的费用是不够的。只有通过垄断,他才能最大化他的利益。从2005年开始,他赤膊上阵,并直接计划成立一个黑社会组织来积聚大量资金。

“莱达”的第一步是迫使国有企业撤退,垄断客运业务。2005年至2008年,赖崇飞利用自己负责清理从化市非自营公交车和重组客运企业的职务,对原从化安顺客货运输有限公司进行“黑手”,他以赤裸裸的威胁发出正式信函,取消安顺的经营资格,煽动司机在市政府静坐,并施加有针对性的检查处罚。最终,安顺公司无法抗拒以市场价格的三分之一将66个长途运营线路牌照转让给实际由赖崇飞妹夫邱家村控制的民营企业的压力。

赶走国有企业、垄断客运市场的举措让赖崇飞赚了很多钱,也奠定了他从化运输业黑人领袖的地位。

在货运行业,赖崇飞的黑色运输帝国迎来了“高峰”。

2013年,在赖崇飞的策划和组织下,由9家注册资本100万英镑的货运公司老板出资,赖崇飞任总裁,成立了原从化市“货运协会”。这个协会听起来很“正式”,但它与交通局无关。

正是这样一个民间村舍协会很快就把交通局搁置起来了。

从化所有卡车司机都被迫加入协会,每年缴纳数万元会费,接受协会的“规范化管理”。泥浆车的国家标准高度限制为1.2米,载重限制为49吨。然而,赖崇飞的协会已经建立了一套修改过的超载标准。从化地面统一高度限制为1.5m,重量限制随时调整。

“今天,重量限制在55吨。毛巾绑在汽车的前部。”司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知道今天的“交通规则”。绑在汽车前部的毛巾是会员的“身份”和“豁免标志”,有时用丝带或其他东西。无论如何,只要你挂好了正确的标志,你就可以不受阻碍地在从化到处逛。

每当该协会通过短信向每个会员司机告知“规则”时,不知道“规则”的“野鸡车”就会陷入糟糕的血液状态。只要它进入从化边境地区,就会受到骚扰、困难甚至重罚等着他们。一位姓毛的司机拒绝加入俱乐部。为了避免“检查”,他选择了一条偏僻的县道,并被下列社会人员发现。他打电话给执法局,在县道上拦截了他。

为了确保“禁止通行”,社会人员在各个十字路口进行观察,设立检查站和地磅来“检查”过往车辆。司机们不知道穿制服的“执法人员”实际上是赖崇飞雇佣的歹徒。有时,这些歹徒甚至与交通执法局进行“联合执法”。

公共交通和货运已经下降,旅游包机也是如此。从化的旅游包机司机要么与邱家村的公司合作,要么被赶走。如果一些顺从的车辆拒绝加入俱乐部,他们将被社会人员骚扰、拦截甚至打碎,从而使他们无法正常运行。

服从我的人如果不服从我将受到惩罚。这是赖书记的官方逻辑。

2015年11月,赖崇飞调任从化区鹿田镇市长,李志峰接任从化区交通执法局局长。顺便说一句,他拾起赖崇飞的“斗篷”,继续兴风作浪。2018年,作为李志峰“保护伞”的从化区警方受到调查和处理,李志峰被千方百计地查出。根据李志峰提供的线索,赖崇飞的冰山一角被揭开了。

随着调查的深入,多种证据表明,该案不仅仅是几个“保护伞”问题。特遣部队中老猎人的鼻子从赖崇飞身上嗅出了黑老板的气味。经过调查判断,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断:整个从化交通系统都被赖崇飞的地下组织控制,赖崇飞可能涉嫌组织和领导黑社会组织犯罪。

根据专责小组同志的介绍,一个组织是否是黑社会,取决于它是否具有《刑法》第八修正案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五款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险特征。特遣部队一个接一个地采取了赖崇飞的行动,一个“黑怪物”的出现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就组织特征而言,就是“一个相对稳定的犯罪组织,由大量的人、一定的组织者、领导者和基本固定的骨干成员组成”赖崇飞自己建立的货运协会有严格的组织结构,其人员分为三个层次:赖崇飞负责指挥和下达命令,交通局的一些公职人员担任骨干;二楼是货运公司的所有者,该货运公司已成为协会的股东,加入协会的卡车都隶属于这些货运公司。三楼是货运公司老板雇佣的信使暴徒,专门管理连接卡车,跟踪、威胁和打击“野鸡卡车”。赖崇飞的表弟赖志强自己说,“货运代理协会是一个收取保护费的黑社会组织。”然而,货运协会只是赖崇飞黑色运输帝国的一个“堂口”。在公共交通、旅游包机、驾校培训、停车场等领域被他们的权力“唐口”所占据。

在经济特征方面,赖崇飞的妹夫邱家村是赖崇飞的黑帝国积累财富的“钱袋”和“白手套”。赖崇飞通过邱家村等人对从化区货运、危险品运输、旅游包机、三大行业协会、驾校培训、停车场和维修服务的操纵,逐渐控制和垄断了整个运输市场。

就行为特征而言,赖崇飞和他的团伙几乎看不到“传统”黑社会的出现。他们不用刀和棍跳舞,也不参与殴打、粉碎、抢劫和掠夺。表面上,他们利用交通执法权力迫使司机加入行业协会进行管理。然而,如果“温和恶棍”的面具被撕下,可以看出,事实上,该团伙正依靠其执法力量,通过跟踪、跟踪、口头威胁、设立检查站、选择性执法和有针对性的执法等“软暴力”,组织社会人员向过往货运司机勒索和强迫交易。在他们最嚣张的时候,该团伙还多次使用暴力粉碎拒绝加入俱乐部的车辆。

就危害性而言,赖崇飞以行业协会的“规章制度”取代了国家法律,以私人执法取代了行政执法,导致基层权力被停职,大批交通领域的干部被他拉拢腐蚀。从交通部到交通管理站、综合行政执法局和当地公路站,人们经常编造项目以获取资金、以各种借口滥用补贴、接受下属行业协会的宴请和外出旅行。一群“肥老鼠”肆无忌惮地不断侵占交通运输的“大奶酪”,对从化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和政治生态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锋利的剑指出了人民的不满。为了有效回应群众的关注,彻底瓦解“黑色交通帝国”,重建良好的商业环境和政治生态,广州市委高度重视成立由市公安局、从化区纪委、从化区公安局等单位和部门组成的联合特遣部队。彻底调查该地区交通领域的腐败案件。

案件复杂,违纪违法线索涉及多个领域和单位。涉案嫌疑人涉嫌交叉复杂犯罪。这些罪行包括腐败、贿赂、腐败、滥用权力和监督委员会管辖的其他罪行,以及公安部门管辖的涉及黑人和严重经济犯罪的罪行。仅针对社会人员的证据收集就达到了300多次。工作组充分发挥联合侦查的优势,克服时间跨度长、涉案人数多、取证困难等困难,相互补充,有效衔接,同步推进。经过几个月的共同努力,工作队成功地推进了案件的调查。

今年5月,赖崇飞从拘留所转到了拘留所,公安机关继续调查他与黑人犯罪有关的罪行。目前,公安机关已将他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数百名涉案人员相继被追究法律责任,另有72人将被追究责任。

尘埃很快就会落定,必须吸取教训。

"工业案例只是表象,政治生态是深层."专责小组的负责同志说,一个地方的政治生态应该通过调查一个案件和整顿一个行业来改善。

党员干部涉黑往往是政治和经济利益的混合体,政治和腐败问题交织在一起,对一个地方的政治生态极为有害。赖崇飞统治时期,从化地区的整个交通领域都是以系统腐败为特征的。一些领导干部对赖崇飞的涉黑行为视而不见。一些执法人员被“追捕”,甚至自愿充当赖崇飞的爪牙。然而,从化区交通局领导班子却变得软弱涣散,没有“存在感”。赖崇飞曾想在2015年提拔两名执法局干部,但他实际上发布了一份文件并任命了自己。然而,他的上级单位并不知道这件事。

它不仅消除了邪恶,还解决了症状和根源。广州从调查赖崇飞的案件开始,修复从化交通管理系统受损的政治生态。广州市交通局全面纠正了全市交通行业的不正之风,开展专项整治行动,打击交通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邪恶势力,深入挖掘其背后的“保护伞”,让人民感受到党的全面严格管理带来的实惠。(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督委员会网站张琰)

资料来源: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察委员会网站

流程编辑:吴越

相关新闻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 sitar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六赢网